Empire 2002.jpg Empire 2002

本文為閱讀流暢,擷取以企業為主題之好萊塢電影名片圖片,註明片名使用。

「有福報的才拿得到package!」在年前一頓餐敘上老友這麼一句話說得讓人不知該如何回復;繼而在他一再說公司兩度裁員都輪不到他領遣散費走人,現在的我是他最羨慕的狀況。我這才無可奈何的擠出一絲笑容。 

然而這對當年在台灣分公司九百多員工中考績總是top5%,並屢獲regional awards,後來成為同職等同事regional trainer的我,是無法想像與接受的。90年代的外商在台灣除了良好的工作環境、訓練與生涯規劃外,更傳承了創業以來的尊重員工的企業文化與氛圍。工作有保障,時時學習,與業界精英一同工作,創意得以發揮執行。在在覺得自己實是人上人! 

2000年底在分家一年後,決定回家照顧年過八旬已在洗腎的老父。父親於2003年中去世,很偶然地在2004年中重新加入離開三年半的大家庭。對,這個投注二十年光陰的團隊不論他招牌要換幾次,就像是我的家一般。2000年初,當我帶著全亞洲的夢幻團隊回加州開會時,曾當著滿座晚宴的同事說:”Sometimes I feel I love the company more than the family!” 每個老外嘴巴都變成O形了! 

回來後的事業群目標客群明確,全球供應鏈業務合作緊密。以至於我所身處的行銷部門也相形重要。詎料公司在2006年中又決定再次分拆。直屬老闆選了包括我在內的六人部隊組成新公司命名公關小組。其中只有我不但是由前前公司出身,且第二度直接參與分家。我們這個小組立即針對此次分拆的目標做一執掌的確認,並且收集前次分家未臻理想之處,訂定改善指標。例如:在知會內部同仁之後,首要溝通的必定是客戶,而非新聞媒體。前次分家時許多客戶是在媒體報導後才得知,感覺非常不受重視,觀感很差。為改善此事,早在小組成立初起即強化客戶資料;在正式分拆當日,我們確實做到在全球客戶收到公司正式分拆的通知兩小時後,才同步對全球媒體發布新聞。 

Michael Clayton-2.jpg 

Michael Clayton

公司的命名也是一個重要而有趣的過程。英文命名由專業的企業識別系統公司負責提案,他們會由客戶所賦予的期望,諸如:創新、永續經營、以客為尊等期望值的指示進行。英文名必由字根字源說起,再來則是這一名字對一群測試組進行感受測試的反饋報告。這對英文非母語的我有很大的幫助,能徹頭徹尾的考量一個名字是否適合。我的工作則是檢驗所篩選的最後幾個名稱是否適合亞洲,會不會有無法發音,讀起來不雅的情況。我很中意最後選定的公司名,但後來有少數的男同事仍以一粗話諧音,讓我非常傷心失望。 

中文名稱則由我依照英文名提案。很重要的事必要取一個兩岸可登記一致的名稱。第一次分家後公司名已經取為三個字了,七年以後重新再取名,我心裡已有準備可能要取四個字的名字了。好在三個字中就找到一致並且兩岸皆可登記的名字。我最得意的是通常簡繁體同字、筆劃仍不同;這次登記的中文公司名三個字簡繁體筆劃完全相同,外觀毫無差別! 

這個小組既然負責新聞發布,新公司的經營目標、管理階層的布達也是新聞素材之一。這時我們才警覺到新公司的CEO尚未宣布。就是還沒找到適合的人選!美商公司在HP惠普花大錢請走卡莉費奧莉娜之後,紛紛為CEO人選設下繁複的但書條款。就是希望以後CEO做不好董事會請他走人的代價不必那麼高了!但是如此一來不但加長了公司董事會與CEO兩造律師合約談判的時間,甚至可能破局。據悉本公司的頭號CEO人選就是在最後關頭決定不來了。此時距離Road Show,即上市前對潛在投資法人作的一系列法說會,不到一個月了。 

Michael Clayton-1.jpg 

Michael Clayton

就在Road Show已上路後,我們小組接到通知CEO人選確定,要進行CEO自傳,拍攝公關照,以準備內部、外部溝通的文稿。在CEO正式出現在公司前,公關經理先行與他見面做了非常詳盡的訪談以為日後為他撰稿操刀之用。當他的自傳初稿寫出來後,我老闆很興奮地約了我一起與公關經理先檢視所有的文稿。當我們匆匆瀏覽了此人的生平,當下興奮之情整個凝結。新公司的CEO有兩次自行創業的經驗,結局都是為其他公司併購。整個職涯僅前三年在一公司服務過。這樣的經歷對他個人財富的累積一定非比一般,但對治理一個跨國的專業公司所分拆出來的新公司,實在讓人捏一把冷汗。 

當時已是時程追著工作跑的節骨眼,身為核心小組的我們趕著把負責的任務一項項依序執行。平日合作已久默契十足的三人都心照不宣,無暇對此觀察多做評論。而後公司一級主管,除業務、研發製造外,全是隨著CEO之後加入的。 

All the King  All The King's Men

2006, 2007景氣佳,新公司業務蒸蒸日上。年底CEO來台,在對台灣全體員工演講時,我幾乎不能致信的聽到:「….拜訪客戶不是CEO的工作。」匆匆偷偷掃了在場幾位亞洲與台灣的高階經理看看他們的反應。這麼直白的英文不可能聽不懂的,幾位面帶尷尬的微笑糗著CEO。這時我前幾個月的冷汗又起,轉為化不去的隱憂。 

一年後他以公司需要優化整體流程管理請來COO。大家都大惑不解十幾萬人的公司都未必設有這一職務,更何況一個千把人的公司!只能解釋為要不他是不擅長,或是不願擔此重責!景氣的急轉直下容不得我們對管理階層多做質疑。 

2008年9月10日左右爆發雷曼兄弟事件後,全球各大企業祭出各式手段尋求自保。感恩節假期中我陸續接到日本、中國總經理來電責怪我要砍我部門負責兩國的屬下竟然未照會他們,我急忙解釋我也不知情的。企圖聯絡假期中的老闆,待三日後連絡上時,她的第一句話竟是通知她與公關經理的離去!冬日清晨的越洋電話中我放聲大哭。我哭,哭我失去一位知我、信任我、挺我的老闆了!我哭,公司失去一名忠貞的戰將。我哭,這世界沒天理了!考績一等的經理人竟是這樣的請她離開公司!那一次精簡人力或說裁員,我以上的全砍了!我以下的還暫時保全了。 

Antitrust 2001.jpg Antitrust 2001

驚嚇過度的我在寄養至新老闆麾下時,就請求如果還有類似的事─裁員,請先知會我,無預警被各國總經理拍桌子的滋味可不好受。平靜的日子不到三個月,新老闆就通知我果真還有第二波,我想好吧就全員撤退吧!休息一陣子看景氣走向,也可組織一外包的團隊一起接案子。未料這次非常有創意的將我以下的支援各國的同事全砍了,只留下我一人。問我的感想嗎?已非驚嚇或憤怒、無助可形容!我問人事:公司可否補助我去看心理醫生?又因為我老闆太早通知我了,我得獨自保守此一消息達兩周以上,自覺無法面對呵護不了的團隊,我便天天”Work from home”(在家上班)! 

那兩周度時如年的過去,我終究一一的告知受影響的同仁,並且一一的送走他們。以往二十年總以公司門神自居的我─即隨時可淘淘不絕的講上一段吹捧公司的公關語辭,突然間變得厭惡起自己的工作來了。我累了,倦了,老了,安靜了。但是跟我在同國家辦公室的同事沒多少人注意到我的轉變,因為各國的同事屬業務團隊,台灣又是公司的搖錢樹,一時半刻是很安的!感受得到我的慟,並跟我聊得上話的是遠在美中部也是同屬前老闆的對口單位,一、兩個月我倆會通個話彼此打氣鼓勵。 

前半年景氣仍低迷,在亞洲我完全被禁止做任何事、花一分錢。我是個備而無用的人。當時我非常擔心所有受影響的部門同仁,包括我老闆─因為總覺得老美是不太有存糧的觀念的。幾位工作上配合了十多年,已由合作夥伴升級為朋友的廠商老闆由承辦人口中得知敝部門同仁皆離職,由本人直接接手處理,紛紛主動聯繫。在訝異本公司人事上巨大的變化之外,表達想對離職的同仁做一點事聊表心意。有人知我會做皂因而提議建一網站銷售皂,期望所得足夠於年底聖誕前夕分包幾個紅包予過去合作的同仁。則幫助人,表心意雖是假我做之皂,建置網站,設計logo,乃至印刷所參與者皆於有榮焉!群策群力使得這事進行得非常順利,網站運行,也真有人買單。 

就在我慶幸人間有溫情之際,天真的想把我這一做法告知台灣的同仁,期望他們能以行動支持我們。然而一周的時間就有人可將此事狀告公司美國總部說身為主管的我怎可兼營副業?並勾結廠商,圖利自已。幸好我們在外商混也不是一兩天,做這事我也是跟新老闆報備過的。她說反正最近你沒啥事,做這屬慈善公益對公司形象好,做唄!而且,當時實在太閒的我參加過一些縣市政府的義賣活動,一日擺攤收入均當場捐贈公益團體。此事就在我拿出捐贈收據後畫下句點,但離我最近的人不但不了解我的傷痛,不問清事情源由,擅自曲解此事,以為我是貪圖小利之人的行徑真正讓我寒徹了骨! 

自此我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無聲無息,純為五斗米折腰的人了!新老闆的職責很明確,她是來做部門終結者的。剛開始時,她尚人前笑臉,人後晚娘面;一年過去,她摸熟了,我的利用價值相對降低了。她打壓再也不軟手!結案的計畫、報告被要求重作,全亞洲經理人會議我也被禁足,我該主持的記者會因為她越洋來已花了許多預算,我就不必參加了。責難我也就罷了,只是在外商許多計畫不是個人之作,往往是團隊數人的心血。經常其餘的經理人不能理解何以外行領導內行,質疑比她懂的人?所以她對我的欺壓變成管理階層人盡皆知的事。仗著她是CEO的人,大家總以不同執掌不方便過問為由帶過。也有人私下給我打氣說:「千萬撐著,哪一下子就秤她的心如她的意的,要走也給個資遣費吧!」 

金錢帝國.jpg 

The Hudsucker Proxy

一年來莫名的屈辱,從來因睡眠品質好只需睡四、五小時而有”Never Sleep”封號的我,再也無法好眠,並且招來全身嚴重過敏。睡覺時須戴牙套以免咬合過劇下巴脫落。凡此,醫生一併皆判定為工作壓力之下的「身心症」! 

新曆年後,我完全像是被遺忘的員工般被丟棄。新老闆過去雖總是遲到但至少約定了時間通話還起碼最後還會call in敷衍幾句;這下子完全無預警就no call,公司、家中,手機,留言全遍尋不著。我即有預感該來的,即使晚了一些,終究還是會來的!一月二十二日新老闆來到台灣,飛這一趟也太費周章了,通知我的最後工作日為一月二十八日。這是我預料中之事,我沒料到的是敝部門全毀!捍衛公司logo的部門全裁撤了,同事問我以後誰support他們啊?這個問題我怎知。應該問砍我的或是她的老闆,他們到底打得甚麼算盤啊?  

Barbarians at the gate.jpg Barbarians at the Gate

為跨國企業效命二十載,由唱戲人退居看戲的觀眾,恍如隔世!在企業中素來有鐵口神算的我何以即使算得到卻不採取行動?時代的浪潮已然轉變,到底還有沒有電子新貴,還是只剩過勞死或爆肝過重男?再沒有誰可以末世的貴族自居了。 

故事篇集結綜合數個故事而成,以為續集啟示篇之導引。 

如有雷同,敬祈見諒!請勿捕風捉影,對號入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  的頭像
Eve

FAN YIN 葡萄酒同學會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