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保養皂、創意皂?

~flower as head photo5s90qbSj9ggG[1].jpg 

我喜歡自己動手作肥皂,享受手做的溫潤實在感之外,身為一世的行銷人,年輕時連與人撞衫都要搥胸頓足的我,自然是做了產品定位,以及與市場上既有產品加以區隔。因此,就由范斯團與我的興趣出發吧!范斯團是精品黑咖啡,蛙搭希尹友會是法國葡萄酒。 

雖說中國人重吃,口腹的享受。傳統飲食講求色香味俱全,然而中國的飲食中實則對嗅覺的著墨不多,認知更少。  

我呢,因由接觸了葡萄酒、咖啡,啟發了從未啟動的嗅覺享樂;更領略了世界各地不同風土的差異對葡萄酒、咖啡整體表現的影響。對兩者的愛好,除了品味,也更深入鑽研。 

為此,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不論我在台灣或是公出差旅陸上,全捧著咖啡、葡萄酒大全,化妝品基礎,實驗指南等書。剛開始好像回到高中上化學實驗一般,重溫舊夢的感覺很新鮮,但自己搞配方會有不確定,缺少理論根據的地方。這時候,很簡單,我直接call出版社,表明有問題要請教作者。運氣很好,只一、兩天就聯繫上,並且給了我這門外漢許多指點。到現在我都很感謝曉芬的著作,以及讓我做皂功力更上一層樓的aino老師。理論基礎穩固,也確定咖啡、葡萄酒對人體健康、抗老抗氧化、美白肌膚確實有益後,就開始開發自己的獨門配方,製作添加有葡萄酒或咖啡的保養皂。

我曾經在電腦前坐著不動八小時,為我喜愛的七種咖啡豆開配方,計算來、計算去,就怕油品種類不夠搭配。 

因為我對油品要求,配方的講究,與一般手工皂整個品牌只有兩三種簡單組合,其他全憑精油香精提味,而取為不同名稱的肥皂不同。我的皂是給熟女抗老,減緩歲月的痕跡的,所以我叫它保養皂。 

有了配方之後,就是不斷實作。一個咖啡保養皂的想法,可以開發出不同的配方。我一有空就做皂,一週起碼做二至三次,皂液打好入膜一天後脫膜,脫膜後要在通風陰涼處因乾四至六週,在鹼水確實退去後才可使用。如果接連做好多同款不同配方的皂,因外觀相似,很容易弄錯,在陰乾時一定要標示清楚。哪個配方好,哪個配方不盡理想,都要等四至六週陰乾完成後,試用了才知道。經驗的累積是很花時間的。再加上因為我堅持每一款皂的配方都不同,即獨特的油品組合才能成就一突顯功效特性的保養皂!摸索的時間就更久了。

這是我的陳年曼特寧咖啡保養皂~flower as head photoVh7oMOnb5nDO[1].jpg

因為氫氧化鈉〈強鹼〉與水,也就是鹼水,是製皂的必要之惡。製作保養皂最高的樂趣,也是最大的挑戰就在於鹼水與油品結合,添加咖啡粉,或是以葡萄酒取代清水後的還原風土表現。強鹼之所以稱為強鹼自有其威力,與油品結合後有許多物質的原貌會喪失,因此保持或說還原風土是製作保養皂最大的挑戰絕不為過。 

本著表現一致風土的宗旨,我製作的保養皂也儘量的依葡萄酒、咖啡原產地搭配相同地區、國家的油品。例如:採用法國橄欖油為基底油製作Bordeaux, Burgundy葡萄酒皂;印尼進口油脂為基底油製作來自爪哇的陳年曼特寧咖啡保養皂。  

除了以還原風土為挑戰的保養皂,我作皂的另一重點是創作。我從小就愛畫畫,幼稚園時一堆小人,一堆衣服伴我長大;國中時總是幫同學畫畫交美術作業,畫了四、五張,大夥兒一搶而去,有時同學得的分數還比我這原畫人高,我也不以為意。高中讀的是升學明星高中,沒為考試熬過夜,卻為畫畫通宵。我此生唯一的一幅以沙拉油畫的油畫就再這樣簡陋、刻苦,不專業的條件下,竟然入選全省美展! 

大學我雖然仍走大多數人走的路─讀了一般的科系,未忘情創作拜師學習西畫、書法。一直到出國讀書仍偶而作畫,未完成的優勝美地山壁應該是我最後一次的嚐試。大概是初接觸多媒體,被其強大功能目迷五色,就此疏於動手。直到學會肥皂的製作,困於完成的皂總是像油品總是呈現有限的淡黃色,開始興起以皂創作的念頭。 

有人玩形狀,做出糕餅狀的皂;那不是我的風格。雖然我也喜歡畢卡索,但是我更愛馬諦斯!所以在創作上我是玩顏色的野獸派,不是玩形狀的立體派!

有人說它們像是桂林的山水,你說呢?

soap.jpg 

置頂的是黑白創意皂,雖然簡單也要讓它很有形!

創作之初,我在網站上記下了自己當時的感受:

身處在滿目雜亂的廣告看板,

與直斜交錯的新舊建築當中;

日漸加長的工作時數,

疲乏與不安全感交互雜陳。

說藝術創作太過高調,

只是企圖在自己私的領域中創造一個簡單純淨的視野。  

以做皂重拾年輕時作畫的喜悅,感受手作的踏實,

並且在化學作用與天候的變換中,體會可預期與不可掌握的喜悅。

或者說作畫的衝動,已過;

作夢,已太老;

做皂,是現實的實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  的頭像
Eve

FAN YIN 葡萄酒同學會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