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丸內的復甦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41.JPG 

在東京我喜歡在一個特定的區塊裡散步。在那裡沒有鳥叫蟲鳴,晨曦與夕陽也不特別豔麗,但是它有一種別處沒有的舊時代的風華,一絲絲將要逝去但仍殘存的貴族氣息。也許就是這種害怕它即將完全消逝的心態,促使我一次次在其中漫步悠遊。這個區塊並不大,它就是坐落於東京車站西側至皇居之間的丸の內町。 

提起丸の內這個跟東京以及皇居息息相關的地帶,不得不稍稍介紹一下東京的歷史。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19-1.JPG 

江戶就是現在的東京。 約10世紀初,江戶氏在這裡建立了村莊,並在櫻田(其後的江戶城)建立了高台。到15世紀中葉,扇谷上杉家的家臣太田道灌於1457年舊江戶村的高台遺跡建設江戶城。1522年北條氏綱率領大軍攻陷了江戶城,其後一直由遠山氏擔任城主,直到1590年為止。豐臣秀吉大軍圍攻北條氏根據地小田原城,北條軍敗北,秀吉任命德川家康改封關東六國,他選擇了江戶城為他的主城,他將江戶城擴建,加上積極發展奠定了今日江戶也就是今日東京的基礎。1600年德川家康在關原之戰取得了勝利,1603年創立了德川幕府,自此江戶成為了日本的行政中心,江戶幕府維持了二百六十五年才滅亡。

1868年,江戶正式改名為東京,並創立了東京府,翌年明治天皇由京都移往到東京,並在江戶城居住,東京正式成為了日本的首都。

幕府將軍德川家康入主江戶,至第三代幕府將軍德川家光年間全部落成。進入明治時代,天皇一家入住江戶城,江戶城的名稱也先後由江戶城、東京城、宮城直至今日的皇居,隨時代幾經變化。雖歷史沈浮,但樹木林立、城牆與護城河圍繞的皇居依舊。通過皇居前廣場,再往南外環的護城河就是俗稱的丸の內。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06-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10-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15-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13-1.JPG

而丸の內如何成為日本知名商社的根據地則是明治時代,1890年三菱第二任社長為與歐美等國發展商業貿易向政府申請購地,因此皇居前大片陸軍用地轉為商用,這在當時是非常大的投資,也是一個影響深遠的政策決定。購地後三菱立即興建在此地的事務所,這就是1894年竣工現在稱之為「三菱第1號館」的紅磚建築〈置頂照片〉。截至1900年三菱總共再此興建了四棟建築,共同稱之為「三菱村四軒長屋」。其中第2號館後轉予明治改稱「明治生命館」,與皇居隔護城河、馬路相望。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29-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36-1.JPG

至大正年間,即1914年東京車站正式啟用。許多路上、海上交通相關的機關、商社如東京海上大樓、丸大樓、日本郵船大樓相繼在此集結。進一部造就了丸の內二十世紀初的繁華。 

隨著丸大樓、新丸大樓這兩棟東京車站前的地標雙子大樓陸續於2002年重建完工。丸の內商業區的重建或說舊時代風華再生工程已如火如荼的啟動了。每隔一陣子到丸の內總可見到模樣令人欣喜的新古典建築!當年的四軒屋現在都有增建或修建,舊建築的部分都把握一個原則─使用原材料、舊規格。設計也非常用心,使得相鄰的新舊建築不但不顯突兀,反而更添特色。明治生命館的舊館部整建時以特別的技術洗刷讓人以為是舊規格、新建築。新、舊館之間有一狹窄長廊相連,穿梭其中左看右盼新舊兩館彷彿穿越百年歷史,非常有趣。是我每遊必走的路線!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38-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40-1.JPG

最近在三菱第1號館內首先將事務所的一角整修開始營業的是Cafe 1894。這次到東京我也趕快去嚐鮮了,挑高的開放空間,搭配著舊事務所內的原木與燈飾,說不出的溫暖舒適。這在一佰年前真是前衛大膽的設計!咖啡一般,品味的是古典風華。同館籌備已久的美術館預計於四月初開始營運。首展是法國後印象派畫家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作品及與其好友Maurice Joyant的收藏展。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43-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76-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81-1.JPG

走回車站,在面向丸の內這個方向,東京車站的整建正大力施工中。除了進進出出的工程車外,工程牆外一幅幅海報向經過的旅客細述著東京車站的歷史、整建的計畫、規模,車站未來的樣貌,在未來的東京都將繼續其樞紐的地位。我慢慢的讀著,踱步其中,身為行銷公關的我非常欽佩東京都以及JR〈日本國鐵〉將此工程在這樣的版面與東京都民、旅客作如此深入淺出的說明。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51-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55-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57-1.JPG ~flower as head photoP1010759-1.JPG

我自己在台中出生、長大,離開二十年後再回去購屋作退休後養老之用。因此這兩年已經常往返台中享受中部的愜意與陽光。但每一步及破敗的老市區總叫我痛心不已。我們真個是只懂除舊佈新,不懂珍惜歷史賦予一個城市的內涵,欣賞歲月的光華嗎?我好期望台中像壽岳章子筆下千年繁華的京都,持續它的光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  的頭像
Eve

FAN YIN 葡萄酒同學會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