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轉新幹線下來,再登上地方電車又慢慢叩了十幾站,出了站又頂著北國早春的寒風走了二十多分鐘,來到完全是古樸農家模樣的葡萄樹研究所。穿著工作服的幾名年輕人,靦腆的自我介紹,他們是只想把葡萄酒釀好的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已。他們其中有幾代種植食用葡萄的果農之後,有日本知名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有留學法國的侍酒師,全集合在此為種植出最適合日本本地的葡萄樹而努力。PhotoCap_P1100881  

遠遠的山頭上仍積著雪

走過堆著老式機械的工場,我們被帶至地下酒窖。黑暗中一股沉穩的涼意上身,北國的氣溫就如勃根第一般適合酒的熟成與存放。酒窖裡各個品種、年份錯落排列,真可謂百花齊放!熟悉的Cabernet Sauvignon, Merlot, Shiraz, Pinot Noir, Babera甚至少見的Petite Verdot ,Tannat都可見到。手動轉瓶、以香檳製法的氣泡酒粉紅與白皆有,還有瓶中熟成五年了還在的成熟的一區。

PhotoCap_P1100918  

百花齊放的酒窖

走出酒窖,登上小車,開始了此行的重點之旅。看著群山環抱之間在高原地上展開比比相連的果園,除了葡萄,還盛產蘋果、栗子。轉至果園間小路,負責講述的是大家尊稱的樹先生,他指出使用了除草劑的果園,在這尚在疏枝階段的初春裡,綠地上稀疏的長出一些小白花;經過一塊完全是黃土一片的一塊地,問他這是怎麼回事?他說這就是過度使用除草劑的土地,這塊地的水果大概只能賣到很遠的地方去吧!PhotoCap_P1100924  

使用了除草劑長出一些小白花的果園

車行過河,轉至另一遼闊的天地。他又指著一片整理得很整齊的葡萄園,他說這也是一群從城裡改行來種葡萄的,未來也將自創酒莊。終於到了葡萄樹主要種植的園地,下車時最令人驚訝之處倒不是入眼景色的不同,而是一種淡淡的香甜之氣!綠油油的草地上開著深紫色的野花,空氣裡瀰漫著草與土地自然的氣息,讓同行的幾人都情不自禁的彎下腰深呼吸,甚至有人興奮地五體投地的趴跪到地上好好地感受這幸福的片刻。

PhotoCap_P1100952  

未使用除草劑長出紫色以花的果園

葡萄樹先生說現在許多人說有機,但因執行時會面臨休耕減產,總是說得人多,做得人少。較之數個月一收,一年一至二收成的稻米,葡萄的栽種又更困難了!

PhotoCap_P1100916  

接枝後

一棵葡萄樹種植前一年即要進行接枝,接好的枝,先育苗一年,方能正式下種,要五年方能勉強採收葡萄釀酒,但風味有限,起碼要再釀個五年,屆十年的葡萄樹才能釀出風味好酒。因此,葡萄樹如果沾到除草劑就像人中了毒,除非立即剷除,否則要好些年才能恢復元氣。他們從事有機已十年,也在三年前得到認證,但種植面積仍小,尚有許多擴大增產的計畫待努力。儘管許多鄰近的老果農笑話他們是傻子,而他們卻執著的把有機栽培葡萄樹當成一輩子的志業!葡萄樹先生認真地說:「好幾代已經證明這裏可以種植出很好的食用葡萄,但是釀酒的葡萄從我們這一代才開始。我們現在做的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是為了後代的子孫。種植各種品種是企圖找出最適合此地天然風土條件的品種!」寒風裡聽著他這番話不覺肉麻麻的熱血了起來。

經過近三年的努力葡萄樹研究所已召集了有約一千名的贊助者,以金錢贊助他們租地種樹。五年之內除買現成的酒有小小的優惠,沒有任何實質的利益;五年之後,贊助而種植的葡萄樹將可加入生產,屆時每一名贊助者將可分得一支酒。任何稍有葡萄酒知識的皆應該曉得五年的小樹可釀酒,但釀出的酒勘喝而已!要到有香氣、口感、後韻,非得十年、十五年以上不可。這是一個長遠的承諾,但是我們就是最尊敬這種一輩子專心一意做一件事,不為一己之私的人,更何況是我倆投入下半生的葡萄酒,因此,也開心的成為贊助人。期望五年、十年,更長遠的日子以後品飲自然的佳釀! 

註:為避免媒體的騷擾,特不明確標示葡萄樹研究所所在地及負責人名稱。 

飲酒過量 有礙健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  的頭像
Eve

FAN YIN 葡萄酒同學會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