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震動的一杯咖啡

隨著咖啡進入口中,它的香氣充滿口腔,直上鼻腔,穿過腦門,抓住我的靈魂! 

早就說要去,卻一次次遲遲未放入行程中。終於在十月的日本行找到一點空檔就衝去這地址在銀座,其實已近新橋巷弄裡的咖啡老舖。在不同的專業書與雜誌裡已看過太多這老舖的照片,雖然街道環境是陌生的,不過老式的鵝黃立牌加上OWN ROAST HAND DRIP讓我知道這就是創立於1948年的 Café LAMBRE沒錯! 

PhotoCap_P1130388       

下過雨的午後,我倆推進Café LAMBRE的門就彷如進入時光機般回到五零年代。窄小的空間裡,暈黃的燈光,鮮豔的橘紅色皮椅倚著已磨光的木製櫃檯桌椅。是咖啡香還是空氣裡的氛圍,在在顯示這裡是一個不在意舊了,沒有老去,所有的骨董仍在使用中,像停了格的相片畫面,凍結了的時光。 

PhotoCap_P1130393  

PhotoCap_P1130382  

PhotoCap_P1130380  

只要有位子,總喜歡坐在櫃檯座,可以看清楚師傅的手藝,如果有緣也方便交個朋友問問題甚麼的。   

店是至今仍很健朗,每日烘豆子的關口爺爺創始的。連執壺的師父跟身後的助手算是爺爺的徒弟吧,都是白髮的伯父級的,仍非常敬業親切的接待客人。看到第一次來店的我們,仔細的詢問我喜愛的豆子。我不愛酸度〈acidity〉太高但不怕苦味,而且偏愛非洲豆。執壺的師父推薦坦尚尼亞,我就客隨主便了。

PhotoCap_P1130391   

接下來我應該很熟悉的過程卻吸引著我們的目光捨不得離開。只見師父一個步驟接一個戒慎恐懼的開罐拿豆子,處理豆子,煮水、試水溫,舉起壺,一再以手摀著壺頂測試水溫才小心翼翼下水,而下的水一滴滴一點點的,實在有夠小水,有夠跟過去敝人所見大相逕庭!並且他下水時是移動下方的咖啡粉,而不是上方的水壺,手法之純熟水壺是紋風不動!特別的是師傅是用濾布而非一般的濾紙,並且除了渦輪式走水數圈後,還有最後一道以一點一下看似隨意的補水。 

PhotoCap_P1130373   

非常好奇這會是怎麼樣的一杯咖啡?靠近聞香,盛在素雅白瓷杯裡咖啡的油脂感夾著烤餅乾的香氣淡淡的溢出。啜飲一口屬於較深烘培的這一杯,濃郁集中的香氣,回甘在口腔,甚至鼻腔久久不去,油脂的滑潤感持續在口腔生津,讓人大為震動。隨著阿娜答喝咖啡,也喝了不下數百杯,過往的好咖啡充其量在聞香之後,慰藉的僅只是口腔而已。而這小小慢工出細活的一杯,隨著咖啡進入口中,它的香氣充滿口腔,直上鼻腔,穿過腦門,抓住我的靈魂! 

PhotoCap_P1130385   

PhotoCap_P1130395  

這裡沒有連鎖店機器煮的咖啡,沒有吵雜結帳的收銀機,烘培焦了的咖啡皮味,還是咖啡水加奶泡的怪味道,這裡不講究新的技術或使用絢麗的杯子;每天用老得發亮的機器手工烘培,老冰箱裡大冰塊慢慢冰鎮的冰咖啡,手工製作的加了些白蘭地的咖啡布丁,一一述說著老爺爺的烘培與手作的滋味。有人說這是老式的咖啡,但是不是老式才充滿讓人回味無窮的人味呢?  

PhotoCap_P1130383  

PhotoCap_P1130394  

 PhotoCap_P11304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  的頭像
Eve

FAN YIN 葡萄酒同學會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